新聞中心

華宇動態
媒體關注
您的位置:首頁 > 華宇地產 > 媒體關注

【人民網】不期而遇藝術季(足跡)

發布時間:2014-03-04 作者: 來源:人民網-人民日報

本來,沖著海濱、沙灘、陽光來三亞的,沒想到走進亞龍灣,不期而遇的是一股暖暖的藝術風。

百花谷里,華宇酒店大堂上,低頭可見“小腳丫”指示標,帶人進入不同的“藝術路”:持續3個月的“ART·SANYA藝術季”,設置12個展廳,可以欣賞國畫、油畫、木刻版畫、雕塑、錄像、攝影、微雕,可以對話大師名家、青年新銳、街頭藝人,甚至外國藝術家。

“不期而遇”,最先打動心靈的一定最為親切。

當“向傳統國畫藝術致敬”的字樣映入眼簾時,一種力量拽著我,放慢了腳步。

100年來,50位大師的130多幅名作,令人心醉,又多了幾分新奇。比如,徐悲鴻畫馬一絕,但很少人知道,他畫的獅子威武雄壯;齊白石的蝦栩栩如生,畫猴子偷酒吃,別有一番寓意;張大千畫的“紅拂女”刻畫細膩,“丁未潑彩”則大氣磅礴。

徜徉在畫廊,移步換景,頓有時空穿越之感:吳作人的“萬里云山”、傅抱石的“毛澤東《浪淘沙·北戴河》詞意”、李可染的“山水清音圖”……各畫派巨匠揮毫潑墨,將藝術與心性一一展現在面前。

“不期而遇”, 總有很多意外。

一只暹羅鹿,在泰國西南的熱帶雨林里從容踱步。它的雙角曲線優美而尖銳、夸耀又預示著禍端。在這個國度里,它是祈福平安的神鹿,然而此時,它狡黠的目光卻撞上了冰冷的槍口。一塊黯然的頭骨和一對張揚的鹿角,便成為一個物種存留于世的全部遺物。薩卡林·克魯昂的作品《鹿》,使整個展廳像一座祭奠精神凈土的墓園。在這里,無瑕的陶瓷鹿角,靜靜鑄于廢棄機油之上,倒影微微波動,為一個古老的民族在工業時代面前的無助而嘆息。這是為祭奠絕種的暹羅鹿,更是保護動物的呼喚。

走進另一間屋,看到雪白的空間里懸掛了六段炫彩逼真的樹木,別有一番滋味。

藝術家邵譯農把一段樹干切割成六段,通過日復一日的烘烤、打磨、披麻、掛灰、上漆以及再上漆的傳統工藝的加工,樹漆以每14天達一張普通紙的厚度增長。10年之后,樹漆生長的厚度約10厘米。最后將這件漆器懸掛于排序的拱形不銹鋼結構中,呈現出了奇異的雕塑效果。

《木本心·十年樹輪》,觀賞者既能洞察木的自然節律和質樸簡約,又能感悟人的勞動與自然相關的生命、時間、生長的外化狀態相吻合。木、人、時間、勞動和美在這得到淋漓盡致的展現。一個念頭,幾種材質,十年如一日,形成一件作品,通向心靈。這是一種癡狂的執著和熱愛,就像太陽對向日葵的吸引。

此外,當代畫家筆下的天安門,飛著鳳凰,游著金魚,是“希望和夢想”的表達;錄像中,讓藍色氣體飛起,渴望重新染藍天空,是對生態環境的憂慮;以彈簧、衣架為材料,制作藝術裝置,是焦慮、壓力的宣泄。藝術作品讓人在“意外”之中,多了一份思考和自省。

“不期”的意外和陌生,并不一定產生排斥,更多的是碰撞、驚喜。

走出展館,見草坪上,立著一個變形金剛,紅臉龐、長胡須,手持青龍偃月刀。幾個孩子在“金剛關公”腳下追跑嬉戲,完全沒有覺得,眼前這個關公,與“三國關公”有什么不同。旁邊,變形的牛、象,用鐵澆注的“道和門”,在約束與延伸、通透與隔絕、中國和西方之間,搭起無形的交流橋梁。

夜幕降臨,朋友相邀,到商業街邊的畫師坊。3位畫師,每人一塊畫布、一個iPad,背街而坐,身后圍滿游客。一個小姑娘,剛拍過照,坐在旁邊觀看作畫。

畫師對著iPad上的照片,揮筆描出一對明眸。而后,俏皮的鼻梁、彎細的眉毛、薄薄的嘴唇、翹起的辮子,一點點清晰。“嘖嘖,真像!”我禁不住贊嘆,腿站得有些酸,卻仍不愿離去。原來,藝術能讓生活變得更美,更有味。

天天捕鱼投注